November 14, 2012

開始屬於自己的生活

棄之可惜那些年的情感,

 

流沙綠野裏是否看得清自己,

 

是舍是棄還是放不下?

 

在梧桐雨滴裏是否能找到屬於自己的那一顆眼淚,

 

是否要真正的用胸懷四海的情節去看待所有的一切?

 

----------題記

 

那些年,我們都還小。小欣18歲,喜歡寫詩,喜歡看書,喜歡宅著發呆,喜歡沒心沒肺的婚宴紅酒笑,沒心沒肺的做事,因為害怕自己受傷。木木17歲半,喜歡玩世不恭,喜歡偶爾異想天開。

 

相識

 

臘月,小欣生日。她告別了那些逃課,擅自離開教室,厭惡所有除了班主任以外的老師。來到這所女子學校,沒有了那些哥們兒,她的性格需要改變,或許能夠不讓她再這麼的男孩子氣,每天起床就是一幫女人堆。生日,是一個多麼好的日子,至少可以跟哥們兒他們一起聚起red wine來瘋狂了。那夜的確很瘋。哥們兒蚊子用她手機打了一個木木的號碼。

 

往後的日子,木木經常跟小欣打電話。小欣從不在意到在意這個男生。可是他連姓名都欺騙,但是她卻沒有說什麼。小欣因為無聊,想要走進這場戀情。他們進一步的了解,交談,她改不了她的天談闊論,依舊這麼的談笑風聲。

 

相戀

 

期末考後的夜晚都是姐妹們通宵達旦的快樂時光。小欣對遊戲,對通宵網吧沒興趣。靜靜的,一個人,看著天空,走在屬於一個人的街道裏,想著一些自己都不知道的事,看著自己熟悉而又陌生的風景。不知不覺的走到了木木的店門口,看了一下四周,她還是進去了。木木驚喜,她為什麼會來店裏?"呵呵,今天都去通宵了,無聊,來坐坐。"木木沒有說話,給小欣上了一杯喜歡的咖啡,兩個人開始談天說地。死性不改,王小欣,一說忘了自己是誰,似乎這個世界只有她自己。木木被她的天真,被她的經曆,被她的表情深深吸引了。湊上去,輕輕的一吻,她終於停止了她的高談闊論。這是愛嗎?還是這就是戀愛的感覺?在王小欣眼裏,這可以心跳到窒息。

 

就這樣,她陪著木木關門下班。兩個人還是沒說話,因為她傻了,傻呆了,不知道說什麼。兩個人深夜裏散步在燈火闌珊處,燈光下,她似乎變得更可愛。木木開始又忍不住親吻她,她開始回神了,這就是戀愛的感覺,感覺。可是王小欣還是賤賤的想,就玩一下,玩一下,不要讓自己投入,不要傷了自己。可是最後,她還是愛了。

 

在一起的日子或許幸福或許也短暫。在一起時間長了也難免有摩擦。用小欣的說法,自己是一個有想法,有經曆,有痛楚的,有計劃的人。她看不得木木的玩世不恭,她總以為自己可以改變眼前這個男生。自己的初戀,她想:我要改變他,直到所有的人都可以接受他,我們2015年可以結婚。

 

離別

 

在一起的時間不長不短,一年。爭吵的過程是讓人痛楚的,可離別更讓一個人傷感。

 

木木:"我要去當兵了,去三年。王小欣依然沒心沒肺:"哦,那就去吧,決定了就行

 

木木:"難道你就不能留我?王小欣:"我沒有權利幹涉你的選擇,做自己喜歡做的事

 

木木:"那你會等我?王小欣:看情況,看心情"

 

是因為不會把握,還是不敢愛,還是考慮太多。王小欣永遠都那鳥樣,還是總會肆意別人給的愛。在乎或者不在乎,自己是否明白?什麼時候才能改掉那些沒心沒肺的人生態度。

 

木木還是想把握,短信,電話求著王小欣去送他。可王小欣腦袋進漿糊了,看不清眼前這個人,看不懂現在的情形。按耐不住的木木再次打電話:欣,明天我就要走了,來送我吧,算我求你了。"”走就走咯,我沒時間送,祝你一路順風"沒心沒肺王小欣的回答。我要去三年的,你真就不來送我"木木傻得可以。你去當兵,又不是***"更沒心沒肺的話還是從王小欣嘴裏出來了。

 

或許木木該放手了,是王小欣害怕面對離別的場面,還是真覺得是一種解脫。木木走的當時,買了一束玫瑰在車站等,望穿秋水,不見小欣身影,那一刻他只能把花扔進了垃圾桶。

 

一個月後,是王小欣生日,一個沒有木木的祝福的生日。靜靜的,一個人看著外面的天空,還是那麼喜歡看窗外的風景,特是車窗外的。一路的風景,來不及細細的觀賞就已經過去了。

 

木木不會這麼想,在部隊的生活雖然艱苦,但是有時間就會給小欣來電話。小欣開始改變自己的態度,友好而表現得在乎。把他寄來的相片珍藏起來。整個女子學校知道她有一名多麼癡情的追求著,她還是有點不屑。

 

人總會變的,不斷的成長的小欣。木木也被部隊生活全新洗禮,洗禮過後的他,還能跟小欣有任何一點交集嗎?在小欣眼裏沒有了。

 

開始不斷的兩個人爭吵,每次的爭吵小欣覺得是一種解脫,分開吧,分開是一種自我的釋然和解脫。

 

二年多以後,小欣終於畢業了。走進大城市,做自己的白領,做自己的工作狂,做自己所謂為理想奮鬥的人。半年後,小欣父親病重,木木管部隊戰友借了二千塊寄給小欣。她並沒有因此感到怎麼樣。送走父親的那一刻她更是變了另外一個人。把長發剪了,開始自己更瘋狂的一面,工作比任何人任何事都要重要,是用工作來麻痹自己,還是用工作來讓自己更魔鬼。徹底的,不能在一起了吧。

 

再重逢

 

那一年的冬天,木木要回來了。叫小欣去接。其實這會兒的小欣沒有這麼可惡,也沒有了那種霸氣。更多的是坦然,和淡淡的微笑。是那些沒有了爸爸的生活,讓她承擔的太多太多,那些艱難的洗禮,讓她成長了,成熟了。坦然去面對所有人和事,坦然自己所有的不快。

 

跟木木一個好哥們兒一起去的車站,接到木木的時候,她也看出來了,他身上沒有了以往的於世不恭,更多的是成熟,穩重。唯有不變的是他那骨子裏流露出來的傻勁兒。就像剛認識的朋友,小欣淡淡的給了木木一個微笑。木木還是那樣,見到久而不見的女孩兒,都會說句,喲又漂亮了哦。沒有像久而不見的戀人,牽手或者擁抱,都沒有,太平常不過了的招呼。然後並排走到吃飯的地方,沒有很多話語。或許這就是兩個世界所成就的人吧。

 

小欣在這裏卻看不清了自己。這感情,算三年了吧,放下?舍棄?繼續?棄之可惜,又不得不棄。第一次為這段情留下一些眼淚。

 

其實更多的,想著那些年的痛,苦,委屈,他依然像個過路人,過去的人,走過了自己的世界而已,他並沒有陪著小欣走過。只想放棄,大膽的又再痛一次。

 

木木離開的時候,不是沒愛過,也愛過別人,但也傷過,痛過,哭過,笑過。被人背叛的滋味不好受,人生總會遇到許多的磕磕絆絆,是否能真正的釋然。木木卻總也放不開,總想小欣回到自己的身邊。是因為還愛,還是因為舍不下那些年的感情?

 

毅然決然的選擇離開是對是錯?

 

一年後,在縣城相見,沒有想過再在一起。兩個人平淡的吃了飯,到曾經一起爬過的山上去看風景,一切都跟以前不一樣,心呢,是否也不一樣?

 

緣分天注定,雖然聽起來宿命,我自己的看法只有付出了,該是你的就是你的,感情不強求。無論是美好還是傷心的過往,都是我們寶貴的回憶。

 

小欣不再是那個跟他許下承諾2015年我們結婚吧那個單純的女子了。現在事業上是拼命十三妹,生活上談笑風聲裏多了那些淡淡的心傷。

 

王小欣要結婚了

 

終究,小欣還是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幸福。那些日子,她沒有想過木木他有沒有過來。終於,要結婚了。木木也在她的世界裏消失很久很久了吧,不過現在不是2015年,只是2012年。王小欣要結婚了,新郎不是他。

 

那夜,木木回來,跟哥們兒喝了一夜的酒,訴說了一夜的心傷,談了一夜的王小欣。哥們兒跟王小欣說,他還在乎她,放不下她。她心裏很複雜,這個曾經愛過的男人,想要怎麼樣,折磨自己?

 

想要QQ他,想要給她一些心裏的安慰,想要告訴他,把曾經的過往釋然,好好開始新的生活。在嗎"王小欣還是那麼的淡定。木木:什麼事",很簡單,很幹練,再也不是過往的木木。王小欣這些年的職場卻習慣了那些玩笑:沒事,就是想你了,想跟你聊聊。"木木已經不再相信她的玩笑:是嗎,你也會想我的",王小欣能感覺到談話間的不友好,那不應該是他們之間的談話。你對我不友好?"這是王小欣最沒耐心的說法。誰也沒想到,包括王小欣,木木會那麼說:對,因為我恨你!",王小欣一向話多,卻擠不出一個字。原來不是在乎,也不是愛,而恨。

 

一切就這麼結束吧,開始屬於自己的生活。

 

各自回到自己的世界,過凡夫俗子的生活,吃凡夫俗子的飯,穿凡夫俗子的衣,掙凡夫俗子的鋼板...............

 

淩晨三點,王小欣又開始了那望窗觀景的習慣.

Posted by: gorgeous at 03:32 AM | No Comments | Add Comment
Post contains 46 words, total size 15 kb.

<< Page 1 of 1 >>
22kb generated in CPU 0.03, elapsed 0.0919 seconds.
32 queries taking 0.0749 seconds, 69 records returned.
Powered by Minx 1.1.6c-pink.